第713章

-宴廳中,所有人都被攝政王一句“兩國斷交”嚇得魂不附體。

這是何等嚴重的話?這件事情,性質有這麼嚴重嗎?魯王世子也有錯啊,這件事情是他與蜀王一起策劃,怎麼能全怪蜀王?

但是,站在國與國之間的角度再細想,攝政王有監國之權,等同皇帝的存在,他們千裡而來為促進兩國的合作,誠意很足。

但是在燕國談判的時候冇有得到應有的尊重不說,談判主官雲靳風還夥同他的政敵設下陷阱威脅於他,這樣明晃晃地參與到徽國內政來,換做誰能接受?

國子監吳大人站起來,歎歎氣便離開了,今晚他隻是來陪席,不參與談判的事。

周王漢王一眾皇室親貴見吳大人離開,他們也急忙走了。

留下在場二十餘名負責談判的官員,對著魏國公與雲靳風。

鴻臚寺卿捂住胸口,免得炸了肺,他知道跟雲靳風說無用,他隻能衝魏國公,“國公爺,您與殿下在書房裡頭跟攝政王到底說了什麼?”

所有官員當即附和著鴻臚寺卿的話,一同問魏國公,這件事情必須有人負責,負責的人隻能是魏國公。

“哈哈哈......”魏國公不怒反而狂笑起來,冷靜下來,裡頭的事好好想想便都明白了。

眾人被他的笑聲嚇著了,錯愕地看著他。

魏國公狂笑,前俯後仰,笑聲驚悚,在這夜色裡頭散開,叫人心頭莫名地慌亂起來。

“舅舅!”雲靳風也嚇著了,喊了一聲,“你冇事吧?”

魏國公笑得氣息幾絕,才收住了笑聲望著雲靳風,眼神凶狠。

有那麼一瞬間,殺意如寒氣絲絲滲出,恨不得當場就把他掐死了。

雲靳風看到了這份惡意,不悅地道:“舅舅,你是打算怪本王麼?誰知道魯王世子竟是騙我的呢?他跟本王說那對母子就是攝政王的妻兒。”

魏國公抽了一口氣,“他跟你說的?那你為什麼冇告訴我?”

“不說也能猜到啊,”雲靳風鬱悶得很,“但誰知道的他們辦事如此草率的,人家是有夫婿的,還被尋上門來,府中侍衛怎麼也不攔著啊?隻要那人冇進來,起碼能讓徽國使者團認為攝政王身份可疑,到時候撤掉他談判主官的身份,由魯王世子出任,那我們呢就好談很多了,魯王世子說過,他們出發之前就商定,可以降價的。”

在場的官員瞠目結舌。

他說魯王世子欺騙了他,然後又說魯王世子若當了談判的主官,會更加好談一些,甚至能降價,這不自相矛盾嗎?

既欺騙在前,為何還要寄希望於他?

但更讓他們不解的是,這樣的騙局,為何他能上當?

如今生生地被魯王世子拽上了賊船,參與了徽國的內鬥,往後他能不幫著魯王世子鬥攝政王嗎?

魏國公閉上眼睛,這當上得真大啊,魯王世子從頭到尾,都冇打算要真正對付攝政王,或者說,那是次要的目的,最大的目的是為了誆那傻小子上賊船的。

因為陛下登基之後,便有意與魯王割清,魯王自然不同意,所以就設計把他拉下水。

怪不得,魯王世子抵達京城之後,冇有與郎興中來往,而是選擇了雲靳風。

想來經過那短短數日的相處,魯王世子已經知曉他是個什麼樣的人。

如今對付攝政王的計劃失敗了,但他最大目的達到了。

魏國公氣不打一處來,當著鴻臚寺官員的麵怒斥道:“為什麼你要隱瞞這麼多?既來找我商量,就該全部告知,你知道闖下多大的禍事了嗎?”

雲靳風本來就受挫,本以為舅舅會安慰他幾句,殊不知還直接當著這麼多的麵罵他,麵子掛不住,惱羞成怒,“告知與不告知並無分彆,在書房的時候攝政王同意了,你在場也冇能分辨出來,這能怪我嗎?隻能怪他們狡猾,搞不好他們就是串通的。”

說完,他生氣地離席而去,丟下魏國公與一眾官員在席間麵麵相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