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

-這男人是誰?

從男人露出的手臂和遒勁的背影來看,他是個健康的男人,應該不是封立昕。

封家的家仆嗎?

應該更不是!哪有家仆會像個大爺似的一人霸占著餐桌吃獨食的?而且早餐還相當的豐盛!

那會是誰?

隱約之間,雪落似乎想起來:三個月前,封立昕好像是為了救自己的弟弟而被烈火燒殘的。

他的弟弟好像叫……封行朗!

一個神秘的,很少在媒體前曝光的金融大鱷。而且還脫離了封家自立門戶。

雪落想繞到餐桌前麵去看看這個男人究竟長什麼樣時,就聽到那邪肆又玄寒的譏諷腔腔。

“這一大早的,你就這般春心盪漾的盯著我看……也太不矜持了吧!”

春春春……心盪漾?自己哪裡盪漾了?林雪落被男人的話氣得無言以對:不就是想看看他究竟長什麼樣子嗎!這男人怎麼像隻大孔雀一樣,真夠自傲自戀得可以!

隨著話聲,當男人轉過頭來時,雪落神情一滯,連呼吸也在不經意間慢了半拍:好吧,不得不承認,這個男人真的很帥!有自傲和自戀的資本!

見這一對新婚小夫妻一早又杠上了,莫管家連忙上前來打圓場。

“太太,這位是封家二少爺,封行朗。”莫管家不敢多說其它的。因為封行朗的那雙眼眸裡已經迸發出了淩厲而鋒利的目光。

原來真是封立昕一直保護得很好的弟弟封行朗!自己好歹也是他的嫂子,他竟然連稱呼都不稱呼她一聲。真夠冇禮貌的!看來應該是被封立昕給寵壞的弟弟!

“太太,這是您的早餐。”安嬸把雪落的早餐送到餐桌上。

可雪落卻徑直端起早餐的托盤朝廚房走去。

“太太,餐桌那麼大,您怎麼不坐過去吃啊?”安嬸用心良苦的想讓這對小夫妻好好培養感情。

“我不想跟冇禮貌的人坐在一起吃早餐!”雪落淡哼一聲。

豈止冇禮貌啊,簡直就是輕薄。哪有小叔子第一次見麵,就說她這個嫂子春……心盪漾的?自己哪裡盪漾了!

冇禮貌?這個女人膽敢說自己冇禮貌?想跟他封行朗玩欲擒故縱的遊戲嗎?她還嫩了點兒!

看來昨晚的那通嚇唬實在是太輕了!竟然冇把這個女人從封家嚇走!

“安嬸,我哥的早餐呢?”封行朗問。

————

“哦,我已經做好了。這就去端。”安嬸立刻折回廚房,將一個特製的托盤端送到封行朗的手上。裡麵裝的是一些特殊的流食。

一聽說這些食物是給‘丈夫’封立昕準備的,雪落便放下了碗筷走了出來。

“我來吧。”她覺得自己這個妻子比封行朗這個弟弟更應該去好好照顧封立昕。

————

“你來?”封行朗冷眸相對,“怎麼,開始裝賢良淑德了?昨晚新婚之夜你竟然從婚房裡跑出來了……可把我哥氣得不輕呢!”

昨晚的事,封立昕的確很生氣:隻不過生氣的對象是他封行朗。而不是無辜的雪落。

“……”雪落一陣語塞,小臉也不由得一紅:昨晚的事,他怎麼也知道了啊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