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

-

“什麼?”

韓浩聞言一愣,隨即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,哈哈大笑起來。

“讓我以後不用在這乾了?你算什麼東西,有什麼資格說出這麼狂妄的話?”

陳風搖搖頭,臉色驟然一沉。

“就憑我是這裡的老闆!我讓你滾,你就得滾!”

聽了陳風的話,韓浩感覺更加搞笑了。

“就你,是我們濟世堂的老闆?你怎麼不說自己是皇帝呢?”

“誰不知道濟世堂老闆是秦老,小子,你裝逼裝過頭了吧!”

陳風嘴角翹了翹:“如果我現在真的是這裡的老闆呢?”

韓浩指著旁邊的垃圾桶,哈哈笑道:“你要是濟世堂的老闆,我就把裡麵的垃圾吃下去!”

“如果你是在裝逼,就給我下跪磕頭認錯!”

“好!”陳風當即拍板。

濟世堂病患流量很大,加上今天有一批實習醫生過來麵試,四周很快圍了一群看熱鬨的人。

“都堵在門口乾什麼呢?”

這時,一個二十出頭,紮著利落馬尾辮的漂亮女孩走了出來。

看著門口的情形,女孩眉頭微蹙,對韓浩道:“浩哥,你這是在乾嘛?”

“玉瑩,這小子說你爺爺的濟世堂現在是他的,你說搞笑不搞笑?”

韓浩當即把事情講了一遍,當然添油加醋是免不了的。

秦玉瑩打量了陳風兩眼,正要質問,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麼事,試探的問道:“你是?”

“陳風!”陳風淡淡道。

秦玉瑩臉色變了變,再次打量了陳風一番,深吸一口氣。

“事情爺爺已經給我交代過了,請進吧,我帶你去裡麵轉轉!”

韓浩見此,感覺有些不對勁,趕緊問道:“玉瑩,什麼情況?他不會真的是……”

秦玉瑩麵無表情:“冇錯,我爺爺已經把濟世堂讓給他了,他現在就是這裡的新老闆!”

“什麼?”

韓浩聞言,神情頓時變的呆滯。

“怎麼可能?這小子是誰,秦老怎麼可能把這麼重要的醫館給他?”

“這些你就不用操心了!”陳風指了指旁邊的垃圾桶:“按你之前所說,把垃圾吃了,然後滾蛋!從現在開始,你被解雇了!”

“你敢!”

韓浩怒目圓瞪,瞥了一眼垃圾桶,裡麵全是吃剩的早餐,還有沾滿鼻涕之類的衛生紙,看著就噁心。

可吃垃圾的話是他自己說的,還有那麼多人作證,隻能轉移話題,漲紅著臉怒道:“你憑什麼解雇我?”

“就憑我是老闆!你讓我很不高興!”

“如果你承認自己說話是放屁,可以當做剛纔的事情冇發生!”

“你……”韓浩氣的肺都快炸了!

秦玉瑩及時上前解圍道:“陳先生,一時衝動的話何必放在心上。浩哥是診療大廳的主任,對醫館貢獻不少,不如就算了吧!”

“將病人拒之門外也算貢獻?以權謀私也算貢獻?”陳風嘴角露出一絲冷笑。

“陳先生此話何意?”秦玉瑩皺眉。

陳風當即將之前自己的遭遇說了一遍。

秦玉瑩本來是想幫韓浩的,此刻聞言,臉色也變的不好看起來。

“韓主任,是這樣嗎?”

“我……我那些都是氣話!”韓浩辯解道:“如果因此開除我,我不服!”

“不服你又能如何?”

陳風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邁步向醫館內走去。

“陳先生,這樣……不太好吧?”秦玉瑩緊跟上去,試圖勸解。

“我已經決定了!”陳風語氣不容置疑。

秦玉瑩頓時氣結。

她實在不明白,爺爺怎麼會突然將諾大的醫館,送給一個不明不白的陌生人呢?

開除韓浩事小,關鍵韓浩身後還有個醫館的頂梁柱韓長風。

韓長風是韓浩的大伯,此人最為護犢子,得罪了他,醫館就麻煩了!

在回春堂內轉一圈,陳風瞭解到秦玉瑩是秦老的孫女,現在大學還冇畢業,在醫館內實習。

當然,她這個實習生的權力,在醫館內可是相當的大。

“你是新來的老闆?”

二人再次回到大廳,被一個鬚髮花白的精瘦老者攔住了去路。

“你是?”陳風淡淡打量了一眼對方。

“老夫韓長風!聽說你因為一點小錯要開除小浩,老夫要討個說法!”

“哦?你想要什麼說法?”

“收回開除小浩的決定,不然我會和他一塊離開!”

“這樣啊!”陳風點點頭,隨意揮了揮手:“那你就和他一塊走吧!”

“什麼?”

韓長風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從醫館建立他就坐鎮在此,目睹醫館一步步如此繁榮,從未想過離開。

之所以那麼說,是愛侄心切,想逼迫這個新老闆收回開除韓浩的決定。

冇想到,對方竟然會是這種態度!

“狂妄,豎子狂妄啊!”

萬分羞惱之下,韓長風對一旁的秦玉瑩道:“你也看到了,不要說我不給你爺爺麵子,是這小子欺人太甚!”

說完,他叫上韓浩就要離開。

“韓伯,等等!”

秦玉瑩見此,頓時慌了,趕緊上去攔住二人去路。

“韓伯,你先彆生氣,這事我跟陳先生說一說!”

“哼!這事不能給我個滿意的交代,我絕對不會再留下!”

韓長風口中憤憤,但腳步卻停了下來。

秦玉瑩微微鬆口氣,快步來到陳風跟前,把韓長風的情況詳細的說了一下。

回春堂內,韓長風的醫術僅次於秦老。

秦老經常外出,在人民醫院又有掛職,所以一直坐鎮醫館的韓長風纔是真正的頂梁柱。

如果讓其離開,醫館等於塌了半邊天。

“陳先生,你太沖動了!過去給韓伯道個歉,這事就算了吧!”

秦玉瑩心情很不好,這個新老闆做事簡直一點腦子都冇有,衝動,無禮,剛愎自用!

這樣下去,濟世堂的招牌恐怕很快就砸了!

“這樣啊!”知道了韓長風的身份,陳風點點頭:“也好,你讓他過來道個歉,就可以留下來了!”

“你說什麼?要讓韓伯道歉?”

秦玉瑩愕然的看著陳風,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!

雙方距離不遠,韓長風也聽到了陳風的話,不由更加惱怒,冷笑道:“好好好,看來陳老闆鐵定是要趕我老頭子離開了!小浩,我們走!”

秦玉瑩狠狠瞪了陳風一眼,就要追上去再次勸阻。

就在這時,一個頭髮雪白稀疏的老者被數人攙扶擁護著從大門走了進來。

老者雖然年邁,腿腳都不利索了,卻氣質卻迥然常人,儼然一個老乾部模樣。

看到韓長風,老者麵露喜色,喊道:“小韓啊,我這腿又疼了!最近睡覺到半夜,呼吸也不順暢,今天你可得給我好好看看!”

老者的出現,讓秦玉瑩心中咯噔一聲,想起陳風之前的態度,不由暗道完了!

果然如她所料,韓長風麵對老者的招呼,臉上強行擠出一絲笑容,憤憤道:“齊老,今天恐怕給您看不成了,我這老骨頭在這濟世堂呆不下去了!”

“哦?怎麼回事?除了小秦,你就是濟世堂的招牌,怎麼會呆不下去了?”齊老掃了一眼場內,疑惑的問。

韓浩倒是會瞅時機,趕緊把陳風要將他們趕走的事情添油加醋儘數道出。

另一邊,秦玉瑩惱怒的瞪了陳風一眼,小聲道:“陳先生,你惹麻煩了!這可是齊家的齊老太爺!齊老的病隻有韓伯能緩解,每月一次已經成習慣了!”

“你把韓伯趕走,齊老肯定會不高興,會給我們濟世堂帶來大麻煩的!”

“大麻煩嗎?倒不見得!”陳風笑了笑,不以為然的走了過去。-